礐石拭剑

相随心生,缘由心定,
缘起于心,而修于心。
或许人就像一个空瓶子,
心里装着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向瓶子里倒什么,得到的就是什么。

变有不变,不变有变
礐石拭剑
2015-10-03 22:52 来自QQ空间日志
变有不变,不变有变
山不转水在转,水不在云在转,云不转雾在转……这首老歌唱出了生活中的变与不变。
而古语有云:万物皆以变而通,俗语有云:以不变应万变。变,如流水般,遇山石而分两路,后又合而为一,流淌山坡折身而行,遇方则方,遇圆则圆,终汇成江河流入大海,流水之身,以其灵动之变而成江河湖海之魂。不变如大山般,高耸入云,任凭世事沧桑,世道轮回,礐始终屹立不倒,当然也会因冰川地壳运动等而缓缓变得更高更峭更俊,山以之沉稳而成世间万物之气。
说到变与不变,我首先想到了善与不善,怎么说呢?这是母亲讲述的关于她和我的事情,说是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做簸箕的老人,干了一上午的活便坐在我家门前歇着准备吃饭,老人向母亲讨一碗热水喝,母亲没有理会其他人说老人穿的破而嫌弃不搭理,端出热水后只看到老人拿出干粮也就是馒头放在铺好的袋子上准备吃,便说,把家里中午的剩饭剩菜给热一下您也别嫌弃,老人在推辞中母亲已不知啥时候热好了,请老人到家里吃,而老人却坚决不同意,说给个马扎就在门口吃,吃完后老人表达了谢意继续在那里做活。到下午临走时,老人却敲门喊了母亲,说“你与人为善,我也没啥还礼的,你就记得给你家男人说一下,把那西墙砌高一米半,将来对你家一儿一女好”,说罢便朝南走了,留下在那里发愣的母亲,一直在念叨他怎么知道我有一儿一女,后来我就问我妈那老人长什么样,母亲回忆说只记得长胡子、长头发一身青衣,从此再也没见来过。我想,善与不善,佛家所说的行善积德,就在生活中,就在一言一行中,就看心里有没有吧。
然而变有不变,不变有变,善有不善,不善有善也是有的。同样是小时候,记得有天在跟着父亲去山上打麻雀的夜里,看到公路上一汽车停在那里,九几年初上小学那会在乡村省道上的汽车还是很少见的,应该仅次于大哥大吧,还记得那时候给人家开车当司机是倍有面子的,十里八乡的大姑娘俊姑娘可都抢着嫁给个司机呢,邻居的叔叔就是开车的,大人们都说他取的媳妇是整个镇上最漂亮最柔情的媳妇,我也最喜欢她家院子里的葡萄,奇怪的是我们结伙去偷果园的苹果、偷老人后院的杏子、偷养殖场里的海蜇……却从来不去这个嫂嫂家偷葡萄,幸运的是这美丽的嫂嫂知道我喜欢吃酸葡萄,总会在我跟着妈妈串门时帮我摘几串放在我脏兮兮的小手里,那一刻应该是一个小男孩对于女性美感的最初的朦胧的感觉吧,等熟了之后还会在往家里送一些。
扯远,回归故事,父亲说那车被痞子打劫了、车上人被揍了,我们去看看,印象中几个小痞子好像不听招呼,说该你屁事,父亲好像劝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别造孽,后来不知怎么的父亲跟其中一个打了起来,好像一棍子把他打趴下了,他们骑着摩托车说等着,我回去喊人去。父亲让我赶紧回家喊门口几个叔叔,被父亲讲鬼故事讲多而害怕夜路的我,那一刻正义凛然,一路吓得得得瑟瑟跑回家喊救兵,然后趴在窗台上再不敢往回跑。过了一会好像大家伙帮着把车拖了回来,父亲还把我的被褥拿给了车上的人,第二天还借了人家钱,那人留下欠条和